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在线服务 > 文明网校 > 网上课堂

李白最早结识的唐代大诗人是孟浩然

来源:北京青年报

时间:2019-12-26

书名:《天生我材——李白传》 作者:韩作荣 出版社:作?#39029;?#29256;社 出版时间:2019年12月

  《天生我材——李白传》是中国历代文化名人传丛书中的一部,由诗人韩作荣创作,是他生前的一部遗著,全书38万字,近日由作?#39029;?#29256;社出版,并在他诞辰72周年之际发布。

  书中大量引入李白的诗作,将这些优秀作品,融入李白的经历?#26657;?#32473;我们阅读李白诗作以新的视角。同时也大量引用与李白有关的其他诗人的作品或论语,在解读李白与他们的关系?#26657;?#35753;我们既读诗,又知人。除此之外,也大量引用研究者关于李白的论文,广开认识李白的眼界,并?#21448;种?#19981;同层面的论述?#26657;?#27604;较、思考、推断,最终阐明自己的倾向和观点,从而,显出作者认识李白所持的客观而全面的态度,而排除了偏私的好恶,使这本书具备了研究性和资料性。

  李白最早结识的唐代大诗人,是孟浩然。就一千多年来,流传至今的唐诗而言,家喻户晓、耳熟能详的?#25353;好?#19981;觉晓”与太白的“床前明月光”之句,恐怕是不分长幼,所有粗通文字的人都能随口背诵的五言绝句。或许是太熟悉的缘故,背得烂熟的诗句本来颇有意味,如之平白浅显、通俗易懂,二十个汉字常常挂在嘴边,太熟之后反倒不再深究其意,说不出好在哪里了。但诗有如此大的影响,能代代相传,让我想到诗能千古流传,首先要写得有意思,能吸引人;再就是平白如话,毫无滞涩之处,人人都能明白;自然?#25346;?#31934;短,读一两遍就能记住,能背?#23391;?#26469;。

  若论诗之艺术水准之高,太白诗该首推《蜀道难》,可多数读者只能记得住个别语句,能逐字逐句读懂读透已不容易,更别?#24403;?#35829;了。而孟浩然之诗,被诗人及研究者所称道的,恐也不是《春晓》。

  孟浩然堪称五言绝句的圣手。他三十岁所作的《望洞庭湖赠张丞相》诗中有这样的句子:

  气蒸云梦泽,波撼岳阳城。

  这两句诗自唐代殷璠编之诗选《河岳英灵集》卷?#26657;?#34987;“孟浩然诗序”引用以来,一?#21271;?#21382;代诗话誉为古今绝唱之名句。就我看来,诚然诗之对偶精妙,但却是一般诗人都可为之的技法,也不仅是两个动?#35270;?#24471;好,妙在炼字、炼句之上的炼意。区区十个字浑然生成一种由独特的内在感受而达成的?#36784;紓?#35328;他人眼中之无,让不可能成为可能。这和现代诗中主体意识的渗入,重感觉和情绪的诗观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《新唐书·文艺传(下)·孟浩然?#20998;校?#26366;引《唐摭言》卷十一的一段文字,说的是孟浩然之诗亦被另一位大诗人王右丞王维所激赏。王维咏之“微云淡河汉,疏雨滴梧桐?#26412;洌?#24120;击节不已”。王维待诏金銮殿,常应召商较风雅,一日玄宗忽临幸王维宅第。其时恰巧孟浩然在王维处,错愕之中拜伏于地。王维奏闻圣上,玄宗称朕素闻其人,遂命浩然赋诗。浩然奉诏念诗曰:“北阙休上书,南山归敝庐。不才明主弃,多病故人疏。”玄宗听了?#27492;擔骸?#26389;?#19995;?#24323;人,自是卿不求进,奈何反有此作。”因命放归南山,终身不仕。

  孟浩然虽终身未入仕途,但在唐时已诗名甚高。他与丞相范阳张九龄、侍御史京兆王维、尚书侍郎河东裴朏、范阳卢僎、大理评事河东裴总、华阴太守荥阳郑倩之、太守河南独孤策,已结成“忘形之交”。唐代的诸多诗人都对其十分尊崇。

  对于孟浩然的生平及其评价,历来论家认为,与孟浩然同乡的处?#23458;?#22763;源所编《孟浩然集》三卷之序言最为精当、权威。序文系孟浩然殁后数年后,最熟知孟浩然者王士源于天宝四载(745)所作,言及了孟浩然的风?#30149;?#24615;格、言?#23567;?#35799;风等,其详尽多面为他人所不及。故唐代韦韬于天宝九载(750)《孟浩然诗集?#20998;?#24207;中言:“天宝?#26657;?#24573;获浩然文集,乃士源为之序传,词理卓绝,吟讽忘疲。”

  孟浩然为襄阳人,为孟子后裔。王士源称他“骨貌淑清,风神散朗,?#28982;际?#32439;,以立义表。灌蔬艺竹,以全高?#23567;?#20132;游之?#26657;?#36890;脱倾盖,机警无匿。学不为儒,务掇菁藻。文不按古,匠心?#28866;睢?#20116;言诗,天下称其尽美矣”。

  由此看来,孟浩然该是位高洁清正、风仪动人的高士,且性格随和爽朗,结交重义,乐于为人排忧解难,闲时种菜养竹,得自然之情趣。对朋友敞开心扉,心无芥蒂,率真?#19968;?#25935;。学问则不奉儒家,取众家之精华;诗文不拘古法,而善于?#26469;礎?#20854;五言诗称天下独步,尽善尽美。

  李白对孟浩然心仪已久。浩然大太白十二岁,两人相识时,浩然已名满天下,而太白则是刚出蜀中的青年诗人,尚无大名。但心高气傲的李白真正佩服的诗人实在不多,若非诗作真的令其佩服,不会对其如此尊崇,?#37550;?#21448;是同一时代的诗人。正如太白《赠孟浩然》诗所言——

  吾爱孟夫子,风流天下闻。

  红颜弃轩冕,白首卧松云。

  醉月频中圣,?#26352;?#19981;事君。

  高山?#37096;?#20208;,徒此揖清芬。

  此诗系太白成名后所写,对孟浩然诗兄仍如此亲近,那大抵也是两人气?#26029;?#25237;,?#23478;?#28165;酒为圣人,浊酒为贤人,醉月?#26352;ǎ?#23588;其浩然不以?#35829;?#26381;冕为上,云卧高隐,不事君王,如此清高如蓍草之德,确令人如高山般景仰。

  太白写给孟浩然的诗现存五首,为《游溧阳北湖亭,望瓦屋山怀古,赠同旅》《?#26149;?#23545;雪赠傅霭》(另题《?#26149;?#23545;雪赠孟浩然》)及《赠孟浩然》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《春日归山寄孟浩然》。另有疑为两人互赠之作,?#26032;?#32773;为之探?#37073;?#21487;不计。

  其实,孟浩然一生并非不想求取功名。在盛唐,文人士子?#23478;阅?#20837;仕为官、尽展才学以求宏达作为终生追寻的价?#31561;?#21521;,孟浩然也不例外。正如他诗中所言:“心迹罕兼遂,崎岖多在?#23613;保ā?#36824;山贻湛法师》),为了?#27604;?#21151;名而到处奔波。故“少小学书剑,秦吴多岁年”(《伤岘山云表观主》),为此曾在长?#30149;?#21556;越漫游多年。

  太白与孟浩然相交,固然有慕其高洁、爱其人品、才华之意,但更重要的原因大抵是两人命运相像,都有宏伟的建功立业之心,有高远的抱?#28023;?#37117;从对方看到了自己的理想与人格。孟浩然的“吾与二三子,平生结交深。俱怀鸿?#20048;荆?#26132;有鹡鸰心”(?#26029;?#28982;弟竹亭》);“杳冥云海去,谁不羡鸿飞”(《同曹三循史行?#27721;?#24402;越》);“谓余搏扶桑,轻举振六翮”(《山中逢道士云公》);“再飞鹏击水,一举鹤冲天”(《岘山送萧员外之荆州》);“?#26448;?#19982;斥,决起但枪榆”(《送吴悦游韶阳》)。这样的诗句,与太白的“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”及其《大鹏赋》何其相?#39047;?#23572;!只不过因性情不同,太白之诗更为豪阔、博大,气势更为凌人而已。

  两人相像之处还在于虽入世心?#26657;?#20294;?#26352;?#25165;不遇,仕?#31350;部?#26080;路可通,郁郁而不得?#23613;?#21331;然傲世、清高独立者,虽然“冲天羡鸿鹄”,可又“争食羞鸣鹜”。孟浩然想入世为官,又不愿意同鸡?#23478;?#26679;的小人争食。面对媚俗的世风,相知甚少,因无知己乏?#26159;?#32780;郁?#30130;?#25152;谓“欲徇五斗禄,其如七不堪。早朝非?#21776;穡?#26463;带异抽簪”(《京还赠张维》)。用陶潜不肯为五斗米折腰,与嵇康自称“七不堪”的典故,表达自己不愿卑躬屈膝、丧失人格而趋炎附势的心态。

  李白与孟浩然相遇应当是开元十四年(726)秋日。其时孟浩然入京之前在吴越曾滞留三年之久,其诗《久滞越中》“两见夏云起,再闻春鸟啼”可证。而李白辞?#33258;?#28216;初游吴越时,在溧阳与之相见初会,太白?#23567;?#28216;溧阳北湖亭,望瓦屋山怀古,赠同旅》一诗为证。此诗一般选本为“赠同旅”,可在两宋本、缪本、《文苑英华》《全唐诗》中俱云“一作《赠孟浩然》”。可知该是两人相遇同游而作。或许是同游者不只两人,还有新朋在侧,李白赠诗给诸友,所传皆以赠己为题,故不相同,后人才以“赠同旅”命名。而孟浩然为其中名气最大者,因此原因多本之中才?#23567;?#19968;作《赠孟浩然》”之说吧。

  溧阳距金陵很近,太白于此得遇大名鼎鼎的孟浩然,神交已久,见面自然相互尊重,亲如兄弟。其时正是太白纵酒携妓、散金三十余万的浪游之日,免不了品酒赋诗,尽名士之欢。太白任?#26376;?#30495;,气度非凡,任侠情豪;孟浩然亦率性真诚,为人排忧重义,亦书剑兼修;两人性情趣?#26029;?#25237;,一见如故,做倾心之谈,一起游历吴?#21073;?#21535;诗怀古,酬唱作答,友情日深。孟浩然善五言诗,太白赠之诗作,亦多为五言,多少亦受孟浩然体之影响。不过太白虽用孟体,但其诗一气舒卷,“质健豪迈,自是太白手段,孟不能及”(高步瀛《唐宋诗举要》)。不过就我看来,孟之清绝,太白亦难及。诗恐各有其特色,难分高下,该是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谁?#19981;?#20854;诗,在谁眼中就是最好的诗了。

  太白《游溧阳北湖亭,望瓦屋山怀古,赠同旅》之诗,?#23567;?#26397;登北湖亭,遥望瓦屋山。天清白?#26029;攏?#22987;觉秋风还”之句,点明同游之时已近中秋佳节了。随之孟浩然与李白同游金陵,太白的《金陵城西楼月下吟》?#23567;?#30333;云映水摇空城,白?#27934;?#29664;滴秋月”,该是同时所作皆为天清白露之秋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epaper.ynet.com/html/2019-12/25/content_345222.htm?div=-1

(责任编辑:桑爱叶)

  • 0
    表情-挺你
  • 0
    表情-搞笑
  • 0
    表情-?#35829;? id=
  • 0
    表情-愤怒
  • 0
    表情-同情
  • 0
    表情-新奇
  • 0
    表情-无聊
  • 0
    表情-路过
埃及王朝送彩金
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安徽十一选五 极速快乐十分 配资安全 哪个软件上能炒白银 好用的股票配资平台 房地产股票融资 产业基金配资 云南快乐10分 四川快乐12 山东11选5 股票行情002216 美国股票指数 兰州期货配资 股票行情走势图 山东11选5